第一百三十八章 素非烟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

    “是南宫家的公子,南宫情,素仙子这下麻烦了”

    有人认出侍从身边的一袭青色华贵衣服的年轻男子,南宫家,一门双侯,如日中天,是皇朝站在顶端的权贵之一,威势直逼武侯,就连禁军十一营中的一营都在南宫家的一位侯手中。

    “传闻情公子从不问情,今日为何突然来此唐突佳人”

    二楼之上,相对的一道房间前,一位相貌俊秀却有些玩世不恭的青年嬉笑道,语气轻佻,却也对南宫情的身份不甚在意。

    “太识公之子,姬语”看到说话之人,倚翠阁中众人脸色有些古怪,身为儒门之首,天下学识第一人的帝师却有这么一位整天流恋烟花之地、不务正业的儿子,想必谁都会感到怪异。

    皇城三大纨绔子弟,这姬语便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人,一人是太平侯之子长孙云轩,一人是大夏最老的侯爷,孝贤侯的长孙。

    南宫情轻合折扇,细长的双眼微微微眯起,语气淡默道,“原来是太识公的独子,怎么,我南宫情干什么,还需要向你汇报吗?”

    姬语心中虽有火,却依然一脸笑嘻嘻地回答道“自然不用,只是素仙子身体微恙,不想见客,情公子何必强求,不如我做东,请情兄喝几杯”

    “不用,我南宫情丢不起这个人”冷冷地瞥了一眼前者,南宫情不屑道,旋即便不愿再多言下去,似乎多说一句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姬语胸口一滞,俊秀的脸顿时难看之极,说不出话来。

    宁辰早已将目光挪到这边,观察许久,此刻心中不免一叹,虎父犬子,这个姬语不论心机还是城府都差太多了。

    几位权贵之子的针锋相对,让在场气氛愈发沉重,宁辰身边,烟翠俏脸微微有些发白,方才那个举止轻佻,大胆火热的女子消失不见,纤手下意识紧紧抓着前者衣衫。

    “没事”轻轻拍了拍烟翠的手,宁辰脸上一片笑意,柔声道。

    看上宁辰脸上温柔的笑容,烟翠不知为何感到心中安定大半,紧张的身子顿时柔软下来,感到到胸口的摩擦,烟翠脸色顿时一红,娇躯稍稍挪开,少有的竟有了一丝羞涩的感觉。

    就在这时,珠帘之后,琴音轻转,祥和悦耳,姬语闻音心境渐渐平静下来,苍白的脸色亦逐渐红润许多。

    “姬公子,多谢您的维护之情,非烟在此拜谢”珠帘轻响,一道仿若天籁般的声音从帘后传出,玉盘落珠,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姬语神色一顿,旋即露出惊喜之意,有些紧张地回答道“哪里,素仙子客气,这是在下该做的”

    珠帘之后,天籁之声再响起,这一次却多了一抹淡淡的清冷“南宫公子,非烟病体特殊寻常药石皆无作用,便不劳烦公子费心了,而且昨日,十公子已带太医前来,言明只有一种奇花可治非烟之恙,除此再无它法”

    “十公子”听到这个名号,南宫情与二楼上几位衣衫华贵的公子眉头都是一皱。

    “不知素仙子所需之花是什么,姬语不才或许能够帮上忙”闻素非烟真的有恙在身,姬语神色紧张,赶忙问道。

    不可救药,宁辰一怔,旋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南宫情闻言亦愣了下神,随之嘴角上扬,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姬兄所说甚是,不知素仙子要寻之花名何,南宫情亦愿意帮忙寻找”南宫情顺着话问道。

    珠帘后,短暂沉默,片刻之后传出幽幽的叹息声,“既然两位公子开口,非烟便不再隐瞒,非烟病体所需之花名为曼沙花,世间难寻,所以才一直不愿讲出”

    “彼岸花”宁辰眸子一缩,呢喃道,这是传言的不死花,人间不可生,只长在黄泉彼岸。

    “嗯?这位公子似乎知晓此花来历,真是另人佩服”宁辰的短暂失态引起珠帘后的注意,柔美的声音传出,一下子便让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宁辰身上。

    强压下心中的波动,宁辰脸色很快便恢复如常,淡笑道“侥幸听过罢了,素仙子过誉”

    “公子博学,让人佩服,不知可否请公子移步,非烟想向公子多讨教一些有关曼沙花的问题”

    “在下的荣幸”宁辰淡淡一笑,客气回应道。

    烟翠拉着宁辰的双手亦不知不觉间放开,眸子闪过惧色,眼前的男子,还是刚才被她欺负的少年郎吗?

    “对不起,我真的只是过来找人的”

    看到烟翠眼中的变化,宁辰侧过脸轻声笑道,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两人可以听到,旁人看来不过是男女间的亲近罢了。

    烟翠闻言娇躯微微一颤,抬起头看着宁辰的眼睛,这时候她才发现身边的男子从头至尾都只是哄她开心,那眼中的笑容一如此刻的平和,从来不曾有过变化。

    在烟翠注视的目光下,宁辰站起身,一步步朝楼上走去。

    “哼!”二楼之上,南宫情袖子一挥,旋即冷着脸走回房中,今日目的已失败,这凌烟阁的背~景看来比想象中还要麻烦。

    不过,知命侯的到来着实出乎意料。

    初入珠帘,雅致的房间中,一抹倾城倩影静静地坐在古琴前,青丝如瀑,肌肤如玉,美目流盼,绝世容颜妖中带魅,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宛如一朵完全绽放的牡丹,让人移不开眼睛。

    见宁辰到来,素非烟亲自起身斟酒,长发垂下,遮住半边绝美容颜,专心而又细致,仿佛在迎接相视许久的朋友般。

    “宁公子颇得烟翠欢心,望公子能善待烟翠,切莫伤了一个好女子的心”

    头未抬,素非烟轻笑道,不生分,不做作,似乎只是在和朋友交谈。

    宁辰笑了笑,并未回答,这种事情不管说什么都是错,还不如不回答。

    “男人都是这么薄情寡义,逢场作戏吗?”素非烟抬起头轻声道,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抹哀怨。

    “素姑娘,此话有些过了”宁辰淡淡道。

    素非烟端起酒杯,面带歉意道,“宁公子莫介意,是非烟失态了”

    “素姑娘客气,只是感情之事,对在下来说着实太过遥远”宁辰接过酒一饮而尽,应道。

    素非烟轻柔一笑,岔开话题道“十皇子知道公子近日会来拜访,特提前送来礼物,还望公子能够笑纳”

    话落,素非烟手中,半枚紫色的丹药出现,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只是闻一闻便让人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

    宁辰眸子微眯,体内气息不断涌动,连两卷天书都有感应,开始动荡起来。

    素非烟看着手中的半枚丹药,继续道,“此丹名为太息,传说具有起死回生之效,可惜如今只剩一半,药效也将散尽,不过对宁公子的伤势应该会有帮助”

    “十皇子有心,只是,在下有些不解,十皇子为何这么有信心在下一定会来这里”宁辰并未拒绝,接过丹药,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那公子为何会来?”话落,素非烟嫣然一笑,道。

    “我来找月涵衣,不过,看起来现在凌烟阁的主事人已经换人”宁辰诚实道。

    “涵衣还有其他的事情,此处暂时由我打理”素非烟笑道。

    “如此,姑娘的身份,倒是让在下好奇了”宁辰淡淡道。

    素非烟唇角微弯,没有回答,而是起身再斟了一杯酒,轻声道,“非烟只是一风尘女子,入不得侯爷法眼”

    “呵”宁辰没再多问,饮着杯中酒,心思快速转动,自他进入凌烟阁开始,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不仅阁中的女子陌生了许多,就连一些从前的细微装饰都发生了改变。

    他在凌烟阁呆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些改变很是敏感。

    看起来,凌烟阁可能不是换了主事人那么简单,而是已经易主。

    但是,他不理解十皇子为什么会将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拱手让人,这是皇城最繁华的地带,不仅日进斗金,而且还是各种消息的集中地。

    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素非烟的身份,从前没有在意,今日直接相对后,他才发现这一直很少露面的三届花魁身上竟然有着极其细微的武道气息。

    除了凡聆月,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能将周身气息掩饰的如此之好。

    看来大夏的皇位之争,将一些隐藏了许久的势力都引了出来,千年大夏,终究对各方势力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方才南宫情的出现,恐怕也是为了试探这素非烟的真实身份。

    南宫家的两位侯表面上都还未站队,保持着中立,让人捉摸不透。

    “公子方才提到彼岸之名,是否曾经见过此花?”

    就在这时,素非烟轻声问道,这个世上知道曼沙花的人其实并不多,大都人只听过彼岸花的故事,却不知道彼岸花就是曼沙花。

    “没有”宁辰摇了摇头,他见过黄泉花,生在弱水中,却没有在彼岸看到曼沙花。

    “可惜”

    见宁辰不似说谎,素非烟轻声一叹,美丽的容颜闪过淡淡的哀愁。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搜狗小说高速首发一品带刀太监,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